Nick Workshop

關於部落格
用文字與相片走過感受人生
  • 50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近在咫尺

    『你很煩,我就說我快到啦。』電話另一頭是阿邦打了不知道第幾次的電話,一直催我去找他。我剛接女孩下班,正往超市的路上。
    「不先去學校找阿邦嗎?」女孩有點疑惑的問。
    『那傢伙等下也會去,不用太擔心他。而且到時大家都在那邊,我們先去負責準備材料就好了。』我一副很安心的說著。
 
    「我們還需要準備什麼其他的材料嗎?」
    『嗯…烤棉花糖。』
    「超市買不到吧。」女孩很懷疑的看著我。
    『應該買不到。』我很快的回答。
    「我要助跑了。」
    『為什麼要助跑?』
    「這樣揍你才會比較痛!」女孩作勢中。
    我緊張的看著女孩,『等等等…別衝動。買不到我們可以換其他地方買阿。』
    「你都知道超市買不到了,為什麼還要來這?」
    『來這邊吹吹冷氣,順道買點備用物品阿。妳也知道店家有時候幫我們準備的物品也會有忘記的時候嘛,就像準備了烤肉醬但少了刷子,準備了鐵網但少了夾子,準備了丸子但少了叉子…』
    「我知道還少了什麼。」女孩不等我說完,直接插了一句。
    『少了什麼?』我問。
    「少了你!如果店家這麼會漏東漏西,早就被罵死嚕。」
    『那我們運氣可能真的太好了,糊塗店家真的被我們遇過。』
    「那你們更糊塗,還跟同一個店家買。」
    『這又說還話長了。』我笑笑著說,推著女孩繼續逛超市。
    「舌頭割掉就不會話很長了。」女孩邊比著姿勢邊說。
    『如果割掉就沒辦法跟妳講話啦。』
    「誰要跟你講話了。」
    『好啦。宜峰還交代要買其他東西,我們趕快買一買過去那邊吧。』
 
    今天天氣還不錯,在去的路上,月亮已經高掛在天空中,還滿亮的。
    「宜峰考試是什麼時候?」
    『明年,還有點久。不過還是趁早準備的好,不然他可能會壓根的忘了這回事。』
    「吼…你在說你麻吉的壞話!」女孩一臉就是要打小報告的樣子。
    『不能這樣說,我只是講有可能的狀況而已,別陷害我。』我想堵住女孩的嘴,女孩一直在吼吼吼的。
    「看你要拿什麼誠意來叫我不要說嚕。」
    『妳這傢伙,看我怎麼捏妳!』
 
    遠遠的就看到顯翔在那邊準備場地了。
    一走近,顯翔就站起來指著手錶,看著我說,「你看看都幾點了!」
    『兄弟,你也知道的阿,買東西總是會慢一點點的。』我哈哈兩聲想要緩和一下氣氛,『店家很早就送到了嗎?』
    「剛到而已。」
    『對嘛,我們只是慢一點點而已阿。』
    「不這樣說,你會緊張嗎?」顯翔插著手說。
    我趕快轉移話題,『我們趕快準備一下,等下大家都來就可以開始烤了。』
 
    女孩準備食材的處理,我和顯翔在幫忙升火。
    『宜峰和阿邦還真慢,火都快升得差不多了。』我看著外面狀況。
    「不用管他們啦,烤肉我們自己解決就好啦,又可以吃很飽,你說對不對?」顯翔故作豪邁說。
    『不過那些材料,我們應該不止飽,還會飽到吐出來。』
    「那就讓他們吃剩下的啦。」
    『有道理。』
    「你們兩個好壞喔。」女孩在旁邊答腔。
    『這是對待兄弟應該要的阿。』我笑笑著說。
    女孩突然指了指我們後面。
    我轉過去,看到宜峰一副狠樣,抓著我的衣領說,「你對兄弟可真好阿,還請我吃剩下的。」
    『誰叫你這麼慢,怪我囉?』我也故作狠樣。
    「長大了耶,會回嘴了。」宜峰略帶點力道拍了拍我臉,這可能比打巴掌小力點而已,隨後就鬆開我的衣領。
    我喘了一下氣,顯翔從旁邊走過來,「跑去哪鬼混了,這麼慢才來?」對著宜峰說。
    宜峰指了指後面,後面多了一位,是…從來沒看過的女孩。
    「有新朋友,宜峰還不趕快主動介紹,這樣對嗎?」顯翔說。
    『對阿對阿。』我跟女孩跟著附和。
    「顯翔你什麼時候變這麼主動了?」宜峰故意虧他一下。
    「我一直都這樣阿,哪有什麼主不主動。」顯翔反駁。
    「她是陽光女孩,陽光的陽,陽光的光。」
    『你這是有介紹跟沒介紹一樣嘛。』我說著。
    「你們好。」陽光女孩點了點頭,我們也跟著向陽光女孩打招呼。
    第一眼看到陽光女孩,我最先看到的是她的眼睛跟笑容,大大的眼睛咕溜咕溜地轉,這可能比女孩還要大上一點多倍,有點好奇從她的眼中看這世界,會不會看到更多東西,不過我可能一說出口,應該會被他們圍毆。她的笑容很真誠,跟女孩一樣,不知道為什麼,這種類型女生有特別魅力。我覺得只有眼睛跟笑容是騙不了別人的,其實當初女孩最先被我注意到的也是這兩個地方。
    不過宜峰帶陽光女孩來應該沒這麼簡單,跟顯翔互看一眼,當下心理OS非套他們的話不可。
    火已經升得差不多,瞧大家都在喊餓了,二話不說肉片先上。
    『宜峰,阿邦怎麼沒來,他有打電話給你嗎?』先來個開場白,當然不忘記要翻肉片。
    「有阿,他有點事就沒過來了。」
    『是喔,他剛下午一直打電話給我,我想說他會來,等來了時候再問。』
    「原來是你這傢伙不接他電話,難怪他會找我找這麼急。」宜峰要巴我一巴掌,還好我閃得快。
    「阿邦是什麼事情這麼急?」顯翔問。
    「就……」宜峰不知道怎麼回答。
    『該不會是…向日葵老師吧。』我猜。
    「阿邦我對不起你。」宜峰這樣喊著,看來是說中了。
    「那他怎麼沒有來我們這幾個兄弟聊?」顯翔有點疑問。
    「其實在學校我就大概跟他聊過了,他現在應該在跟向日葵老師吃飯吧。」宜峰說。
    『我好像聽到一個很驚人的消息。』
    「宜峰你這就要說清楚了,這麼大的消息剛才還不打算讓我們知道。」顯翔逼問。
    原來阿邦跟向日葵老師現在處在一種微妙的關係,一種每天都會聊天,從到處瞎聊到各種心事。阿邦在我們面前總是很有活力,講話不著邊際,雖然有時候不想理他,但這時候他想試探一下向日葵老師,就龜龜縮縮的,擔心這擔心那的。
    「我其實有跟阿邦說,今天女生會開始跟你聊心事、家裡的事,對你的話題都會有回應時,她也會主動跟你有互動的話,多多少少都已經有點了。又不是今天你丟球給她,就像石沉大海,一去不回,半點回應都沒有,那種就不用考慮了。有時候感覺對了就對了,不用想那麼多。」
    『那阿邦就去找向日葵老師吃飯了?』
    「阿邦應該是嘴巴說說,但還是不敢行動吧。」顯翔用很肯定的語氣說。
    「還是顯翔瞭解。我是跟他說,如果真的遇到對的人,那種感覺說不上來,就試試看,頂多被拒絕或是多被潑個水而已。」宜峰正經略帶玩笑的說。
    『所以就約了向日葵老師吃飯?』我問。
    「還沒,三推四摧的他才手抖阿抖的拿起電話約。」宜峰在模仿阿邦手抖的樣子。
    我們大家在旁邊都快笑翻了,陽光女孩說,「他哪有這麼誇張。」
    『我最近看一部日劇,如果有一天遇上了十年後的自己,他說,「十年後你還是依然愛她嗎?」』
    「你想說的是…?」宜峰充滿疑問的說。
    『那部日劇男女主角十年後盡是爭吵、猜疑、抱怨、冷漠,一些能想得到的負面用語就是這樣。十年後的男主角想試著選擇另外一條路,重新改變這一切。但後來發現,即使選擇另外一條路,問題還是會存在,重要的是怎麼用更好的方法去解決或看待。』
    「我聽不動你想要講什麼。」宜峰似乎要翻桌了。
    「你想說的是跟阿邦有關係?」顯翔問。
    『是阿,就像剛才宜峰跟阿邦講的,遇上感覺對的人,如果不去試看看或努力看看,有可能到時候會後悔之類的。而且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玩重新再來這招的,我是想這樣跟阿邦說。』
    「對阿,有時候時間點根本沒辦法控制,總是要試了才知道是對還是不對的人,如果不去試永遠都不會知道。」顯翔說。
    「你們三個平常都會一直有這樣的對話嗎?」女孩問。
    『對阿。』我回。
    「妳不懂的,這是男人之間的對話。」宜峰故作沉重的語氣說。
    顯翔笑笑的說,「真的。」
    「你這樣說我也不懂囉。」陽光女孩看著宜峰。
    「妳不一樣。」宜峰趕緊回說。
    『你這樣對嗎?這樣好像在排擠女孩。』我指著他說。
    「嘿咩,怎麼可以排擠人家,這樣對嗎?」顯翔幫忙搭腔。
    宜峰傻笑,「你趕快注意一下肉片,快烤焦了,還講話!」他想轉移話題,我看一下肉片,真的快焦掉了,講話講得太認真了。
    「等下這片你自己吃掉!」宜峰看著我,略作狠樣說。
    『沒有喔,我們剛剛一致決定你要負責解決。』
    「什麼時候決定的?」
    『剛剛阿,而且你現在都還沒講清楚你跟陽光女孩的關係。』
    「還能有什麼關係,這不是明眼人一看就擺明了嘛!」顯翔幫忙回答。
    「幹,我想回家了。」宜峰回。
    『喔,那不送,陽光女孩留下就好。』
    「今天你最好老實交代,別說兄弟弄你。」顯翔繼續逼問。
    宜峰最後乖乖的老實招供,聽他這樣講,其實我還滿喜歡他們兩個相處模式的感覺,輕鬆的,到處亂聊亂扯,一種微笑。後來宜峰有講一句話還不錯,「我以為我需要像向日葵花給我帶來陽光的感覺,但後來發現我其實自己就是向日葵花,我隨時都在充滿著陽光給我的溫暖。」
 
    大家忙著收拾場地,把一些垃圾和一些剩餘食材清理乾淨,時間也有點晚,清完後我就先帶女孩先回家。
    「後來打電話給阿邦,他還順利嗎?」女孩問。
    『妳覺得呢?』我笑笑的反問。
    「不知道。」
    『他其實也沒講很清楚,明天會再問他。』
    「好阿,問完再跟我說。」
    『那有什麼問題,一定會跟妳說的阿。』
 
    「我前幾天也有看到不錯的話,不過剛剛沒有說出來。」女孩說。
    『是什麼話?』我回。
    「連繫著彼此的紅線,紅線的線長可能很遠很遠,遠到不知道在哪裡,但另一端可能…」
    『可能…?』我問。
    「只是…近在咫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