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用文字與相片走過感受人生
  • 50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Raining Day

    「尼克,你覺得…我要進去嗎?」阿邦看著我。
    『如果你不害怕,你就進去。』我先是看了裡面一眼,再看著阿邦,我又接著一句,『但是你又不會 打羽球,你進去能幹嗎?』。
    「唔……」,阿邦答不出話,「羽球不就是揮球而已,你看宜峰就打這麼好。」
    『這不能比,他打羽球多久,你又打多久。而且他現在在裡面跟向日葵老師打這麼精彩,看來向日葵 老師程度也不弱,我怕你進去會被打個跟什麼一樣。』
    「尼克,你有什麼好建議嗎?」
    『建議喔…請我五十嵐我就跟你說。』
    「幹!」阿邦很直接的回我一句。
 
    阿邦走了出去。
    『你要去哪?不進去了嗎?』
    「我出去跑步好了!我想要把跑步的陽光、熱情和汗水給向日葵老師看。」阿邦眼神很有自信的說 著,看來他陷入自己的世界了。
    『你不要把你的臭汗薰到她暈倒就不錯了,還陽光熱情。』我搖頭,一整個不想理他,『而且已經快 變天了,你還要跑?』
    阿邦沒聽我說完,已經跑了出去。不過天空愈變愈黑,還轟隆作響,看來再過沒多久要下起雨了。
    我這時候看著手機上的時間,有點擔心女孩等下被雨淋到,準備撥個電話給她。好巧不巧,女孩剛好 走了過來,步伐有點稍快。
    「你真的在這。」
    『妳怎麼知道我在這邊?我以為你會呆呆的在門口等我。』
    「我看快下雨了,就直接去辦公室找你,但整個辦公室都沒人,我猜你一定是來找宜峰的。」
    『聰明。』
 
    阿邦很奮力的跑了一圈,這時他跑了過來,「尼克,我決定了。」
    『決定什麼?該不會是要跟向日葵老師……』我皺了一下眉頭看著他。
    「你說對了!」
    我以為阿邦會跑進去,結果又去奮力的跑了一圈。
    「他是…?」女孩問。
    『他是宜峰的同事,叫阿邦,一個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的人。』我回說。
    「是怎樣的人阿?」
    『等下妳就可以知道了。』我看著遠方的阿邦,愈跑愈慢,我看八成是沒體力了。
 
    「快把雨傘拿出來吧。」女孩用手示意了一下。
    『妳怎麼知道我會帶雨傘?』我邊說邊拿出雨傘,這時雨已經開始滴。剛撐起傘,馬上就下起了大 雨。
    「因為…」
    女孩還沒說完,遠方的阿邦突然大叫,他還有半圈飛速的跑了過來。
    『別過來,傘撐不住三個人。』我用手示意擋住他。
    阿邦趕緊跑進走廊裡,我跟女孩也一起走進去。
 
    『就說會下雨了,還一直跑。』我拿出面紙給阿邦。
    「這是我喜歡的下雨天。尼克你知道嗎?雨聲是一種思念的聲音。」阿邦已經不管淋個整身濕。看來 他面紙很不想用,我很想揍他。
 
    雨愈下愈大,我送女孩準備回家,走在往門口的路上。
    『阿邦真的是,剛剛還振振有詞,結果看到向日葵老師一句都說不出來。』
    女孩笑了,「也許他在等時機吧,結果被下雨搞砸了。」
    『也是啦,但是淋成這樣也是他自己弄的。』我從口袋拿出了iPod,一邊耳機戴在她的左耳,另一邊 戴在我自己的右耳,選擇「隨機播放」歌曲,這時候耳邊響起的音樂是Joanna的「Let’s Start from Here」。
    『但是他也跟向日葵老師認識沒多久,MSN也沒要到多久,如果真的說出來了,會不會太快?』我有一點懷疑的說著。
    「感覺對了就對了。」女孩看著我說,一種微笑的感覺。
 
    女孩在微微的哼著歌曲的旋律。
    『妳知道為什麼下雨的聲音是一種思念的聲音嗎?』
    「不知道。」女孩搖搖頭,「為什麼?」
    『因為下雨會把兩個想要見面的人,打壞他們的興致,弄一個左不方便、右不方便,還有…他們想見 面的心情。』
    「但是現在下雨天我們不就在這邊嗎?」
    『那是因為我們現在在這邊,如果下雨了妳還在待在門口,情況應該就不是這樣,說不定我還去找淋 成落湯雞的妳。』
    「至少我不會那麼笨,我會躲到避雨的地方。」
    『不過,下雨能讓兩個人有機會很近很近的靠近對方,所以才有人說傘下的兩人是最近最近的距離。 如果不是在傘下,即使兩個人靠在一起,說不定也是最遠的距離。』
    「為什麼只有在傘下才行?樹下?車上?屋簷下?都不行嗎?」
    『好問題,這是一種感覺,感覺對了就對了。』我打算用笑帶過。
   「不要學我說的話。」
    『因為其他地方沒有辦法像傘下一樣,得站在一個小圈圈裡。』
    「不相信。」
    『我們可以實驗一下就知道我說的對不對啦。』
    「改天我們來試試。」
    『那有什麼問題。』
    「你還沒說雨聲為什麼是思念的聲音?」
    『這很簡單阿,因為他們都暗自祈禱,X的!下什麼鬼東西,雨趕快停!』
 
    「唉唷!尼克你們走這麼慢。」宜峰從後方喊了一聲。
    我往後瞧了一下,原來是宜峰跟阿邦。『我以為你們還會聊很久勒,向日葵老師呢?』
    「她還在那邊,在等人。」阿邦有點無奈的說。
    『該不會是在等……』
    「你說對了。」阿邦很肯定的回我。
    「尼克,你別看阿邦這樣,裝傻!剛剛向日葵老師還約他一起去圖書館看書。」宜峰看不下去,直接 破梗。
    『原來喔,說好向日葵老師約你的話,就要請我們,五十嵐勒?』我故意用不客氣的口氣說著。
    「幹!說好的五十嵐呢?你已經欠我兩杯了!」宜峰幫忙搭腔。
    阿邦裝傻沒聽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