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用文字與相片走過感受人生
  • 5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舊札記─星燦

    Genie,這裡面悶悶的,要不要到外面『呼吸』?」Nick發慌的說著。
    『也好!』說完,我起身往外走去。
    「呼!外面有點冷耶!」
    『既然這麼冷,當然就要去找一些惹火養眼的東西啦!』我望著Nick詭異地笑著。
 
    我和Nick不自覺地往那籃球場的方向走去,Nick也不知看見了什麼,一蹬腳就直奔跑了過去。
    Genie,快過來!快過來!」Nick在那很急的叫著我。
    我不多想什麼,稍微用快步走了過去。
    Genie,拜託你也快一點。」
    『哇哩勒!你弱視喔~你沒看到我已經在走過去了嗎?』
    Genie,你快看,十點鐘方向那穿紅衣服在打球的女孩,你覺得怎樣?」
    我看了看,『你也拜託!Nick,你眼睛「脫窗」嗎?你沒看過超級雙頻嗎?』
    「那是什麼東西?」
    『超平啊,笨!』
    「會嗎?沒這麼嚴重吧!」
    『你最好再加強你那個脫窗眼,懂不懂得看啊!』說完,我自豪的大笑三聲。
    「砰!」就這麼剛好的同時,天外飛來一顆籃球。
    『哇…痛啊!』(突然有一股想罵一字真言的慾望!)『是誰的技術那麼準,打到我頭上來!』
    「對不起!你沒事吧?」一個溫柔,又帶有一絲絲著急的聲音在我耳邊附近發出。
    我抬頭一看,突然一怔。
    (不會吧!是那超級雙頻…)
    『我…還好,那只是一顆籃球砸不死人的。』
    (我幹嘛硬撐著自己不痛,真是的!也還好那顆籃球不是很硬,不然的話…)
    「那對不起,我先走囉!」她拾起球,又回去繼續玩了起來。
    「活該!這就是說錯話的後果。」Nick在一旁故意的損我。
    『你很煩吔!你就不要給我看到你也說錯話的下場。』
    「抱歉!那你就慢慢等吧!」
 
    午後,天氣並沒有顯得比較溫暖,大陸冷氣團那麼囂張的在持續發威著。
    『該死的冷氣團,有夠冷!』我不小心隨口說出了一句不乾淨的字眼,只是因為就算待在房子內,還是冷不到有點受不了。
    「天哪!快被凍僵了…」Nick剛從外面回來,瞧他的牙齒還在不停地打架。
    『你在幹嘛?外面這麼冷,又不趕快回來。』
    「我…剛剛…去找…人…。」看他牙齒還在猛打架。
    『誰?』
    「是『筠』!」
    『他是誰?』
    「你說的那超級雙頻!」
    『你找她幹嗎?』
    「是她找我的。」『好樣的,你在旁邊當插花的也能這麼強!』
    「是她找我問你的事情,問你的頭好點沒,她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想問你有沒有空?」
    『不會吧!信手拈來一隻恐龍。』
    (突然感到一股絕望…)
    「你也好了,不要這麼白痴行不行!」
    『既然這樣子的話,那我只好使出宇宙超級霹靂無敵大絕招了,嘿…嘿…嘿!』(我故意挑一下右眉)
    「哇靠!說起來好像很恐怖一樣。」
    『那就是青蛙配恐龍,我不相信我扮成醜陋的青蛙還嚇不走恐龍。』
    「那假如你碰到基因突變的恐龍,嚇都嚇不走怎麼辦?」
    『那我不相信在正宗台灣之狼面前,她不會不尖叫!』
    「那假如她是一個心甘情願的受害者,怎麼辦?」
    『你也拜託,台灣不會有這種人啦!』
    「我相信筠真的長的不錯,我想你還沒扮青蛙前就已經被她著了道!」
    『沒那麼慘吧!』
    「祝你好運,她約你晚上七點,觀光夜市街口的7-11前。」
    (祝上帝保佑我吧!祝身為虔誠子民的我能免於恐龍的魔爪之下,阿門…)
 
    晚上七點…
    我想我故意穿個邋遢樣,邋遢到沒有個性,頭髮給他亂梳,亂到自己都會受不了,不過…
    我沒有一件衣服可以邋遢,每一件都很有個性,頭髮也不是很長,怎麼梳都還是一個樣…(有點悲慘)
    沒關係,先去,到時候再隨機應變。
 
    在一百步的距離,我高級的雙眼迅速地用視線掃描了一下附近,我馬上發現了她…筠,一個人在7-11門口外。
    (哇!好樣的她竟然穿了一身緊身衣服,曲線畢露,難道我早上看到的是一種假象?)
    當我在懷疑這種假象時,她注意到我了,還向我招手示意…
 
    一百步,五十步,十步,五步,一步…
    不到幾秒鐘的時間,我和她已接近到一步內的距離。
    「嗨!Genie,你的頭沒事吧?」
    『當然沒事!有事的話,我們倆今晚見面的地點也許就在醫院,或者甚至在太平間了。』
    (我仔細的再打量,用了兩秒鐘的時間,確認她的樣子跟早上比起來,差異度百分之一萬。)
    「對不起嘛!早上的事我又不是故意的。」
    『放心!假如我知道妳是故意的話,今晚見面的地點有可能也在醫院或太平間,只是變成我去看妳了。』
    「你不會這麼恐怖吧?」筠露出怕怕的眼神。『那可不一定唷!』
    一說完,她好像要準備飆淚、哭喊加尖叫!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經被我嚇到,碰面十五分鐘就已經達到目的,不愧是身為天才的我,太容易了吧!不過…倘若她待會兒尖叫了話,我可能無法應付那種場面…)
    『好好好,剛才只是嚇嚇妳而已,行了吧!』
    「那就行,走吧!」她神情瞬間轉為愉悅,我相信我眼睛當時是超級銳利的,我觀察到她的變臉的速度僅此千分之一毫秒。
 
    (我想筠她是不是肚子餓才約我來觀光夜市…)
    「你看,前面怎麼會有這麼多人擠在那裡?」
    『不知道,過去看!』
    『應該是…新開幕的麵店吧!』
    「那一定便宜又大碗囉!走,我們去吃!」她突然拉起我的手,直往店裡走去…
    (好突然…是我多慮了嗎?)
    『嗯,走吧!』
     
    「燙!」
    『沒人跟妳爭,吃慢點!』
    「我怕某某人的嘴巴太大會把我這碗麵一口吃掉!」她兩手張開,故意作出誇張手勢上下比劃著。
    『筠,那妳可當心了,我擔心妳會不小心和那碗麵連帶到某某人的肚子裡去!』
    「那我等待某某人隨時恭候大駕!」
 
    「唉!我問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老實的告訴我。」
    『嗯…妳說!』突然有一股不祥預感。
    「你是不是在我們碰面之前說我什麼什麼的壞話,對不對?」
    (咦,妳怎麼會知道?)
    『該死,一定是Nick告訴妳的。』
    「不管是不是他,你先承認!」
    『好,我承認,妳怎會知道?』
    「你要相信我們女生的第六感是超強的!」
 
    「沒有怎樣,我只是想問你為什麼會討厭我?」
    『身材,哦,不!』
    「嗯?你說太快了,身什麼啊?」
    『生命如此的短暫,又能討厭什麼人,所以,我怎麼會討厭妳呢。』我表情誠懇的說著。(該死!差點說漏嘴)
    「你剛才是這樣說的嗎?」她滿臉不相信的表情。
    Yes!Trust me!』
    「你快點說實話,不然我叫Nick說給我聽。」
    『這……』
    「快說!」
    『ㄜ……好,我說,在這之前,妳最好不要做任何動作,之後也是一樣。』
    「好。」
    『因為我怕妳臉部極度扭曲,來個河東獅吼,而順勢拿起筷子使出萬針齊發,而我可能沒有事先摀住耳朵,因此被震聾,沒有拿東西來擋,而被妳的筷子插中雙眼,因此瞎了,這樣又聾又瞎的我,妳僅需一秒就辦到了。』
    「好,你快說。」
    Nick叫我注意妳的時候,我當時認為妳不怎樣,簡單來說就是恐龍,隨手沾到一隻,我感到萬分哀痛,誰知道早上的樣子和晚上的樣子竟然差這樣多,所以…我知道錯了…』
    她聽完一語不發,只靜靜地吃她那一碗麵。
 
    這安靜僅此三分鐘…
    「妳都是這樣看一個女生嗎?你給我說老實話,不要唬弄我!」
    『ㄜ……是!』
    「我……」
    『我突然有個crazy的想法,不知道妳要不要聽?』
    「好啊!」
    『天上的星河不知暗藏了多少無數星星,那都是不起眼的,但我發現有一顆就是不一樣,在我眼中它是耀眼燦爛的,不過它被其他星的鋒芒給遮掩住了,而它就跟一般不起眼的星沒什麼兩樣,當我知道其他的星是不真實的,是假象,它才是真的,我開始後悔了,我想去抓住它,我不知道來不來得及,就算天上天下相差千里。』
    「……」
    「你可以試著做看看,我會很樂意答應的。」
    『那我…可以……』
    「可以。」
    『……』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